網站首頁 金檢動態 案件聚焦 檢務公開 理論研究 法律法規 隊伍建設 檢察風采 機構設置 經驗交流
行賄犯罪檔案查詢
案件信息公開
首頁-->金水區檢察院欄目-->文明金檢
那時雪濃
】編輯: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管理員  來源: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   時間:2019-01-04 11:16:21  瀏覽 人次

       那時候,季節一入冬,天色就開始醞釀雪意了。

  望著一天比一天弱的日光,舅爹給牛棚里備足草料,舅奶用筷子敲擊腌菜壇子聽聲辨味,而孩子們呢,則把用當季棉花新做的冬衣冬鞋,都排在了床頭。

  就等著雪,紛紛揚揚地來了。

  比人急的,是大地。從深秋到初冬,收割完莊稼的土地遼闊而寂寞,鳴蟲們一個一個地都遁了,除了略帶綠意的麥苗,整體呈現出蒼黃的暗色。那些樹木,成天都在風里呼嘯著,夜晚尤其如此;河水也都瘦了,懶得流淌,不如干脆待到冰封就此冬眠。

  就等著雪,不遮不掩地來了。

  在連著幾個陰天之后,雪,來了。因為有過足夠的醞釀和足夠的等待,這場雪,通常都不會讓天、地、人失望。

  大人們都待在屋里,這時候沒有農活,雪來了,意味著可以坦然地冬歇了,爐火更旺,粥也更燙了。孩子們沖出屋外,仰頭看著大雪或疾或徐地跌落下來,一片雪覆蓋另一片雪,溫柔,決絕;嘶喊著打雪仗,不一會兒,頭發、衣服,以及遠近的田野、村莊,都白了。

  這雪從白天下到了深夜,一發難收。雪落并非無聲,枯枝被壓斷的“咔咔”聲,大牲口們的“哼哼”聲,夜行人腳步深淺的“沙沙”聲,在黑夜里格外清晰。

  等到醒來,通常雪就停了,天地一白,仿佛俗世被摁下了暫停鍵,美好的,不美好的,都被封存。雪光經太陽反射,灼人眼目。野外,只剩下嶙峋的樹木站著,看到它們,想起我們,同在人世間把身軀骨骼喂到風雪冰凍里煉。而在沃雪之下,麥苗和蟲子們正孕育著又一個輪回的生機。

  那時候,放眼曠野,連電線桿都很少,也聽不到機動車的聲音。所以,那樣的雪,和魏晉的雪,唐宋的雪,明清的雪,應該是一樣的。

  這些雪,首先是詩意的。每一冬,瞇著眼望簾外飄飛不盡的雪,舅爹舅奶的臉上,泛出和他們千年來的祖先一樣的光芒來,且禁不住地說:“這么大的雪,開春是個好年景哩。”

  有些大一點的女孩子,還會把雪鏟到壇子里,密封,埋入地下,等來年盛夏取出使用。每逢雪后,三舅總會去叮當河里鑿開一個冰洞釣刀魚,當時我就覺得那么木訥粗笨的他,其實內心也是有樸素美感的,“獨釣寒江雪”的剎那雅致,并非文人獨有。

  談到雪中雅致,大概沒有人可以比得上魏晉風流吧。那些人活得真叫率性不羈。王子猷,“居山陰,夜大雪……四望皎然,忽憶戴安道,時戴在剡,即便乘小船就之。經宿方至,造門不前而返。人問其故,王曰:‘吾本乘興而來,興盡而返,何必見戴?’”

  山陰,就是今天浙江的紹興;王子猷,就是王羲之的第五子。可見,當時的江南,雪是那么的濃厚,不似現在見到雪花是件不易的事;可見,那時的人們,是那么的灑脫真性情,不似現在講究精致實用和利己。

  那場雪下過1000多年之后,另一位山陰人張岱,也遭遇了一場雪。彼時已是明末崇禎五年了,杭州西湖邊,一場肥雪漫天覆下,人鳥聲絕,張岱去湖心亭看雪,“天與云、與山、與水,上下一白,湖上影子,唯長堤一痕、湖心亭一點、與余舟一芥,舟中人兩三粒而已。”

  一痕,一點,一芥,兩三粒,這哪里是寫文呢,分明是中國風濃烈的山水畫呀。看雪就看雪吧,可張岱耐不住好奇心,乘舟去看湖心那舟,舟中兩人,童子以雪煮茶,以爐燙酒。張岱不啰唆,入席浮三大白,返回途中,擺渡人喃喃自語,“莫說相公癡,更有癡似相公者。”

  在凡胎肉眼看來,這的確是“癡”,可這兩場大雪,讓后世知道先賢們是多么的有趣,可貴的是,他們在雪中的曠達、超逸、寂寥,并沒有影響他們在現實里對時事的憂心和對家國的作為。

  還有一些印象深刻的雪,是從冬閑里的說書人口中聽到的,譬如林教頭風雪山神廟,賈寶玉踏雪出家路,那兩場雪,一定特別濃,特別冷,冷到現在讀到這兩個章節都能有刺骨的寒意傳來,尤其是寶玉那一段,也是《紅樓夢》的終結,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”。

  是啊,真干凈。雪是純色的東西,它們自云端而來,為的是讓這個莽蒼大地、凡俗人世安靜下來,干凈起來。可是,現在的雪,是越來越稀了,是天氣太燥熱了,還是人心太躁動了呢?
(作者:楊占廠,來源:正義網-檢察日報)

 
Copyright - 2011 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.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鄭州市博頌路18號 聯系電話:0371-63752000 豫ICP備05012612號
技術支持:山谷網絡
 
火柴人打羽毛球2